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房产资讯 > 移民留学

同款“神药”,凭什么在澳洲和中国定价有天价之差?揭秘“我不是药神”背后的难言之隐

  • 文章分类:移民留学
  • 发布时间:2018-07-12 15:22:17

01、“神药”的真面目:救命的过程中,有些家庭就因此妻离子散?

 

 

《我不是药神》评分9.0,还曾高达9.1,尽管有一些令人瞠目结舌的恶意差评,但从引爆全世界各地华人朋友圈来看,这部年中上映的片子,成为年度最佳国产已经是众望所归了。而这样一部黑色喜剧,交织了人性、绝望、残酷、温情等等各种复杂的情绪,同时它的完成度非常高,探讨了医疗制度、社会意义、人性弱点,伦理逻辑等各种话题,有人说第一次在电影院看国产电影,感觉到残酷的真实。

抗癌药

 

 

 

故事围绕着一款治疗白血病的进口特效药格列宁展开。而这一药物,也瞬间在各大社交媒体疯传:

人们都在好奇说:

“格列卫” 真的是神药么?

 

格列卫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成功研制的小分子靶向药物,可以有效地控制慢粒白血病人的染色体变异。格列卫的出现,使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十年生存率从以前的不到50%,增加到了现在的90%左右,并且绝大多数患者可以正常工作和生活。

 

同样是白血病,这样的神药在澳洲又是什么样呢?

现在的格列宁在美国卖1万3人民币,中国是2万,没有PR或非公民在澳洲够买也是接近1万3。

单从药物价格上来看,确实昂贵,不是普通人能够接受得起的。

而在没有匹配的骨髓移植之前,白血病只能靠这种药物维持生命,如果一辈子没有匹配骨髓,一辈子都离不开它...就像影片中一样,4万一瓶的价格,一年花费几十万,不是一般人能够吃得起的。不吃会死,吃了也只是慢性死亡...而更多的家庭,就是在续命吃药的过程中,不堪重负,慢慢地就散了。

 

 

 

很多人都发现其实所有的疑难杂症都不难治,归根到底只有一个病因,电影里面用这样一句话形容:“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电影中的主人公程勇就陷入了穷病的困扰,婚姻家庭都经历挫折,在中年危机中经营着一家半死不活的印度神油店,勉强度日。

 

 

而王传君扮演的吕受益,一个白血病人找上门来,多方打听到印度有一款仿造治疗白血病有显著效果的格列宁,几乎同样的效果却只需要2000元。而他认为程勇可以倒卖印度神油,就一定有办法在印度找到渠道“代购”仿制药。

 

看着病重的老父亲和没米下锅的小店,他没办法,只好接受吕受益“走私仿药”的请求。

 

也可以说他最开始从印度走私白血病仿制药,是为了钱。

吕受益为了救命,程勇为了求财,两人最终签了一个协议,程勇找药,吕受益销售。

 

 

 

落地之后程勇发现,天价药只有500人民币一瓶,程勇凭借这个的确发家致富了,他发现这几乎是一个双赢的生意,白血病患者有能力吃到药,自己也可以大赚一笔钱。

 

 

他在这一过程中还结识了几位白血病患者,除了刚当上爸爸的小吕外,他的合作伙伴里还有不想连累家人的黄毛,为了养活孩子被迫当舞娘的思慧,还有严肃的刘牧师,他们一行一起打理着他的“代购”业务。

当他担心被捕入狱,决定放弃卖药之后,彭浩、刘思慧、刘牧师却纷纷离他而去。

 

其实从程勇的角度来看,他并没有做错,一旦被抓就要被判十年二十年,但他还有父亲和儿子要照顾,他不能坐牢。

但他自从卖过药之后,人们就把它当成理所应当的了,一旦他不再卖药,人们就对他感到非常失望。

人们亲手把他送上神坛,又亲手把他推下神坛。

 

吕受益的妻子也是如此,当初程勇帮助了吕受益,她就整杯白酒一饮而尽以表谢意,后来程勇激流勇退后,小吕对未来感到绝望了,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面对程勇给的钱,小吕的妻子就叫程勇走,仿佛是把吕受益的死怪在程勇一个人身上。

500的药,瑞士诺瓦公司卖37000,程勇卖5000。人们总是惦记程勇赚了大家4500,却忽略了他帮大家节约了32000。

 

 

好朋友小吕,不堪重负的自杀,目睹周围曾经熟识的“战友”们的痛苦。于是程勇开启了自我救赎之路,重操旧业,继续从印度“代购”仿制药,不过这次,每一瓶只卖500元。

 

这一次,他不再贪图盈利,而只求救人。

 

 

 

02、“神药”天价的背后:都是药企利欲熏心蒙了眼?

 

作为全球最大的药品市场之一,以中国庞大的人口和患者基数,对于进口药物其实本该有更强的议价权才是。

 

那么,相比较收入水平更高的发达国家为什么进口药在我们这个个体购买力不怎么样的发展中国家,却走到了如今天价的地步?在《我不是药神》中,人们将天价药的问题全推给“无良药企”背锅,可这真的是事实吗?首先我们需要弄清楚:

 

什么是仿制药?

 

要说清这个概念,首先我们先来说说什么是原研药,原研药其实很好理解,就是品牌药,是指世界上第一个研制出某一药物的公司品牌。

 

原研药上市前,一般需要经过严格的动物实验、人体临床一、二、三期实验,然后经四期临床放大实验证明疗效准确、安全可靠后才能向市场推广。

 

高门槛的市场准入和严格复杂的行政审批,让得以进入中国市场的进口药都出自医药界的“名门望族”,当然基本上都是“原研”品种,来自原创研发、最早拥有专利的公司。它们的价格昂贵,首先有着最理所当然的原因:这些公司在研发药物的时候投入了巨量的资金,之后当然要从市场讨回成本。

 

 

2015年11月12日,美国纽约,志愿者在辉瑞制药总部外堆砌起假币墙,抗议其以高价药品赚取巨额利润 / 视觉中国

 

而仿制药起源于美国,1984年美国约有150种常用药专利到期(一般为20年),大药商认为无利可图,不愿意继续开发,为此美国出台了The Waxman-Hatch法案,规定新厂家只需向FDA(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证明自己的产品与原药品生物活性相当即可仿制。

 

而在中国,一盒格列卫价格几乎是美国的两倍。

 

事实上,我们能够买到的进口药,还有第二份中国专属的研发成本。不少国家为了节约成本、缩短研发时间,直接将美国药监局批准的药拿来就用,而中国并不承认美国药监局的数据,也就意味着,当一个进口药需要进入中国市场时,它还需要针对中国临床进行二次研发实验。

 

根据2012年北京大陆药业公司披露的数据,在中国进行三期临床试验的成本大约是300-700万美元,而在多数国家,进口药物是不需要重新进行临床实验的。

 

 

2009年8月,美国卫生部开始进行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临床试验,然而这种疫苗若想进入中国市场,还得在中国进行额外的三期临床试验 / 视觉中国

 

另外,早在1990年,美国、欧盟和日本就牵头成立了 “人用药品注册技术要求国际协调会(ICH)”,旨在协调不同国家之间的技术标准,从而共享数据、降低药物研发的成本,缩短药品流入医药市场的周期。

 

而这个组织,中国药监局去年才加入,想要达到规范技术标准、节约研发成本的效果,还有至少5-10年的时间要努力。

 

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近十年来,全球15家最大的跨国医药集团需要持续在中国投入庞大的科研支出,每年的增幅就达22.5%。

 

这些多出来的科研投入、行政支出,势必最终要病床上的中国患者来买单。

尽管在影片的末尾,国家取消了对药品5%的进口税,但其实,进口药在短期内价格并不会有明显减幅,除了进口关税外,进口药们还面临着重重的加价因素:

 

尽管欧洲和澳洲都已取消了针对药品的增值税,但在中国,和其他商品一样的17%的增值税,目前并不会被取消。

 

 

2012年12月1日,北京试点取消药品加成后一名患者在取药,但“零加成”政策对于许多进入自费药房的进口药来说并不适用 / 视觉中国

 

虽然医院取消了针对国产药的加成,但进入医院自费药房的进口药们,仍然享受着药方与医院的增加了15%的加成后标价。

 

2012年8月7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披露,包括辉瑞制药公司,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法国赛诺菲公司在包括中国在内的8个国家里,通过灰色手段向当地部门及医生等人员行贿。最终辉瑞向美国缴纳了6016万美元罚金。2014年9月湖南,葛兰素史克贿赂案宣判,这家企业收到了30亿元人民币的创纪录罚单。

 

当然,生活在澳洲的华人们凭着PR和citizenshp不用太担心,毕竟电影里的药物在澳洲不贵,然而想要让它真正辐射到更广的范围,还有一段路要走。但还好,药神走出了一切变革的第一步,那就是唤醒人们的意识,就像影片中法官问程勇有什么想说的,在一些碎碎念后,说的一句“以后会更好的”。

 

 

 

 



【申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邦拓国际”的所有作品,包括文字与图片,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泰国看房团优惠
欧洲看房团优惠